冰羽

我永远喜欢藤丸立香!

人理的花嫁设定

混更对不起……
之前保存了间隙的文档,等到我要发文时发现它不见了……同时消失的是我的FGO+HP文档存稿……【快乐和笑容逐渐消失·jpg】
随后痛苦的我沉迷上了福尔摩斯,现在在补原著。【快乐逐渐回来·jpg】
这是我之前写好的设定,同时还有另一个Beast立香的设定,如果有人有兴趣我可以发上来。
另外,520快乐。【抱住单身的自己·jpg】




真名:人理的花嫁
职阶:Saver
固有技能
与众人的羁绊:EX
无悔的决意:A++
此身即希望:EX
职阶技能
人理守护者:EX
单独显现:EX
兽罚:EX
宝具
这就是我与大家的爱与希望的物语/Grand Order
角色详情:
穿着白色花嫁的救世主,在数次拯救人理之后成为了人理的守护者。
因为那数度的拯救,令人理都忍不住动容。
于是被人理所爱,成为了人理的新娘。
参数
筋力:C
耐久:EX
敏捷:C
魔力:A
幸运:EX
宝具:EX
羁绊故事
解锁条件:绊Lv.1开放
身高/体重:165cm·46kg
出典:Fate/Grand Order
地域:迦勒底
属性:中立·善
性别:女
【你好啊,今后请多多指教啦~】
解锁条件:绊Lv.2开放
在某个时刻与无数英灵建立深厚羁绊并数次拯救了人理的少女,因为这种伟大的功绩而成为救世主的英灵。
因为被人理爱着而穿上了花嫁的少女从者,充满了梦幻的气息。
解锁条件:绊Lv.3开放
此身即希望:EX
身为普通人的她不可思议的数次在地狱一般残酷的境地中生存并取得了胜利,简直就是奇迹。或许她本身就是希望呢。
单独显现:EX
本来是作为兽(Beast)的权能。无需御主(Master)的召唤与供魔也能存在于世的能力。因为在那不可思议的救世之旅中,少女总是不经意的以身体或灵魂的形式转移到别的世界,所以她也拥有此技能。
解锁条件:绊Lv.4开放
虽然拥有「救世主」之名,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没有过人的天资与才能,也没有倾国的权势与财力。这样普通的少女,因为一场预谋好的意外背上了最沉重的包袱,从此她再也无法回归日常。
每日高练度的锻炼,特异点残酷的厮杀,就连睡梦中也要和黑影(恶意)战斗。每一天都疲惫不堪,但她从未后悔。只要是自己能做到的,就一定会全力以赴。
但她终究是个普通的少女,就算击败了兽,拯救了世界,却敌不过人心。她被恶意中伤与诬陷,冠上了一个又一个罪名,身边的人一个一个被夺走生命,最后连她也下落不明。
解锁条件:绊Lv.5开放
【这就是我与大家的爱与希望的物语/Grand Order】
等级:EX
种类:对人理宝具
由少女的功绩而升华的宝具,无论是怎样绝望的境地,只要少女还在,希望就永不会消失,再现少女救世的奇迹。
最终故事
解锁条件:通关【终局特异点】、【独自开放的希望之花】开放
永恒的雪花之盾:EX
【一直以来我都被前辈保护着,所以御主啊,这次就让我来守护你吧!】
这是一个总是跟随在她身后的紫发少女替她挡住足以毁灭人理的光带前的话。紫发的少女是她进入迦勒底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与她共同见证了伟大旅途的可靠后辈。
仅仅是「在某个早晨相遇了」,紫发的少女却在旅途里一路守护了她,甚至为了她付出了生命。【前辈,能再一次握住我的手吗?】说出这句话的紫发少女,在那光带中燃烧殆尽,而她的雪花之盾(心)却一直守护着她的主人。
或许是命运的捉弄,救世主少女被无数人诅咒。她的身体布满了伤口,来自被救者与被击败者的诅咒折磨着她的精神,少女早就濒临崩溃。怜悯少女的人理为她穿上了嫁衣,成为了人理的新娘的少女却忘记了一切。她的脸上总是带着忧伤但无垢的笑容。
【我啊,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想不起来自己的过往。或许我是只为人理存在的,独自开放的希望之花吧。这么说着,好像心中撕裂一样的疼痛能够减轻一点呢。】

【FGO+刀剑乱舞】间隙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姗姗来迟的第三章
啊,真是痛并快乐的回忆
本能寺复刻好文明,除了没抽到总司
希望明治维新活动能够抽到土方啊,你看立香这么想你,就来我的迦勒底吧
废话有点多了,下面是正文
依旧是辣鸡文笔多多包涵了



已经奔跑了很久。
爆炸和火焰追着我。
除了红色以外看不到任何色彩。
不,不可以停下来。
我必须逃跑,在被追上之前。
我想要活下去,我必须活下去。
这条生命还不被允许死去。
战斗还没有结束。
我……
我想要……
土方先生,大家……
想见你们……
————————————————————
审神者收到了回信。
她把书信展开,面无表情的念着。
“查,无,此,人。”
虽然早就有预感,但是好不甘心啊。
凭空出现的红发少女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在那个阴风阵阵的夜晚,红发的少女抱住了误入百鬼夜行的她。
审神者趴在桌子上,思绪飞往很久之前。
那大概是十年,或者更久的事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
审神者呢喃着,将信纸扬起,蓝色的火焰立刻将那纸张吞噬殆尽。
“不知名的……”
“我的救世主。”
————————————————————
不知名的少女醒来了。五虎退最先发现的,他的小老虎们在手入室门前晒太阳,他过去的时候红发少女拉开了门。小老虎们迅速跑回五虎退身边,睁着小眼睛盯着她。
五虎退顿时紧张了起来,他结结巴巴的,手揉着衣角:“那,那个,你,你好……”
红发少女扶着门,眼神平和:“你好。请问,是你救了我吗?”
“不,不是的,是主……”五虎退顿了顿,“那个,审神者大人救了你。”
红发少女眨眨眼,将这个陌生的名词在嘴里绕了一圈:“审神者?”
————————————————————
所谓审神者,即为审判神明,聆听神谕之人。但西历2205的现在,神明早已远离这个世界,现在所谓的“审神者”,不过是时之政府打出来的唬人的称号罢了。而这些审神者所做的也不是审神听谕这些,而是领导刀剑付丧神和时间溯行军战斗,从时间溯行军手中保护历史。
这是后来审神者告诉红发少女的,现在她还得从自我介绍开始。她站在审神者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审神者,谢谢你救了我。”
审神者推给她一个坐垫:“审神者什么的,叫我小若就可以了。”
红发少女接过坐垫:“我的名字是藤丸立香。”
藤丸立香跪坐在审神者对面,说:“小若,这里是哪里?还有,我昏迷了几天?”
“在哪里这个问题并不好回答呢。你在本丸,这个本丸位于时间夹缝里,具体的位置我也不知道。”审神者说,“不过另一个问题很好回答,你昏迷了三天哦。”
“三天?竟然那么久了……”藤丸立香手紧了紧,“有去外面的方法吗?”
“欸?为什么?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啊。立刻就要出去什么的操之过急了。”
“不,这个程度没问题。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我的同伴还不知道在哪里,我必须去找他们。”
审神者沉默了一瞬:“让你觉得那么重要吗?……可以出去哦,但目前不能让你出去。”
“欸?”
“再等几天,再等几天就好了,相信我。”审神者盯着立香,眼神诚恳。
她会拒绝吗?还是会讨厌我?会不会觉得我是故意不让她出去的?
立香沉默了,审神者紧张又不安,等待着立香即将开口的责难。
可她却笑了。
藤丸立香露出了一个非常简单又纯白的笑容:“可以呦,我相信你。”
“欸?欸?!”审神者愣住了,“为什么?你不怀疑我吗?”
“?为什么要怀疑你?”
“这样,难道不可疑吗?明明知道出去的方法却不告诉你,你难道不会觉得我是故意的吗?”
“原来你是故意的?”
“什……等等你这个反应?难不成你是天然吗?”
“天然?唔,确实也有人这么说过我呢。”
“哈?”审神者一脸不敢相信,“你竟然是天然?骗我的吧?不可能的吧?”
“?”藤丸立香的头上竖起了问号,“在说奇怪的话呢。你认识我吗?”
“不,不是这个。嘛总之你要等几天。”审神者点了点头。
“好。”藤丸立香又笑了,“我相信你。”
“你的信任也太快了?!”
“快?为什么?”
“对刚见面的人就能付出信任难道不快吗?”
“不快啊。”立香看着审神者,“小若救了我,还照顾了昏迷了我三天,为什么不能信任呢?”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眼前的小若是恩人,也是想要交往的朋友,如果不付出信任的话怎么能对得起小若呢?”
“什……么……”审神者的脸慢慢升温,然后整张脸都红了,“太,太过分了,直球什么的……这,这是犯规的!”
当事人一脸无辜:“嗯?犯规,是说什么?不过你的反应绝对很奇怪啊,果然你认识我吧?”
“认识,认识什么的……等等太近了!!!”
立香凑近了她,审神者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划过脸上的轻柔触感。
“唔,想不起来……我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么漂亮的人呢?”
果,果然不妙啊,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强大(撩)的吗?明明应该是我主动的才对啊,救命恩人与被救少女的展开,这个发展不对吧?审神者的大脑一片混乱,眼睛变成了一圈一圈转动的蚊香眼,头顶不停的冒着白烟。
啊,不行了,太强了,这也算是我幻想过的另一种天堂吧?
————————————————————
那是十年前的雪夜,无家可归的少女在那时遇到了自己的命运。就算躲在墙角,单薄的衣服也无法遮挡冬日的寒冷,身上布满了冻疮。肚子好饿,身体好痛,哪怕环抱住自己也阻挡不了瑟瑟发抖,连哭出来的勇气都被寒冷的雪夺走。
在那个纯白之夜,独自一人死掉也不会被察觉的,大雪会将这弱小的身躯掩埋……
“嗯?这是?”
但是,却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
“喂?不要睡啊,像你这么可爱的小小姐不该在这里凋零啊!”
小小姐,是在说我吗?不可能的,我只是一个脏兮兮的没人喜欢的坏孩子……
“不是哦,不会没人喜欢的,我来喜欢你啊!这样的话,你也要加油活下去啊!”
咦?我说出来了?
“是啊,所以,别放弃啊!”
试着,想要睁开眼睛。
这么说着的这个人,一定要看见她的样子……
说要喜欢我要我活下去的人……
疲惫不堪的小孩子费力地睁开眼,看到了炽热的红。
像太阳一样温暖的红色的头发和那个人焦急的脸,那个人的手里发出绿色的光芒。
真是奇怪。
但是真好啊。
被人喜欢……

【FGO+刀剑乱舞】间隙

这是第二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jpg
可以说是产粮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辣鸡文笔,多多包容

她在光明中行走,身前是太阳,身后跟随着月亮。
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内心仿佛填满了蜜糖,每一步都是那么快乐。
这是幸福的,美好的。
她微笑着向前走去,在不远的地方,有人向她伸出了手。
像是被雾笼罩,朦胧的人影和看不清的表情。
但是她能感觉到,那个人是快乐的。
那就一定不会有错——
————————————————————
审神者从梦中醒来,本丸尚在午夜时分。
“什么啊……这个梦……”
审神者在卧榻上辗转,眼神毫无焦距的盯着屋顶。和通常醒来之后就会从记忆中退散的梦不同,这个奇怪的梦清晰的印在脑海里,一闭上眼就能重现。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梦中人的脚步,呼吸,心情。这种奇怪的共享干扰着她的思维,审神者难以忍受,蒙在被子里照着自己的头狠狠地来了一下。
轻微的响声没有惊动任何人,审神者从被子里钻出来。头上的疼痛逼退了那个梦的影响,审神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觉得快乐呢,会觉得恐怖才对吧。那样纯白的色彩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
光芒柔和的夜灯照着房间,审神者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露出了欲哭无泪的表情。
QAQ睡不着了怎么办……
————————————————————
审神者在长谷部来喊她之前起床了。这位主厨悲伤的缩在墙角,身上的怨念几乎肉眼可见。路过的粟田口家小短刀互相咬耳朵。
“长谷部先生怎么了?要去帮忙吗?”
“那个,长谷部先生看起来,好,好可怜……”
“估计又是关于大将的事吧,没关系,放着不管一会儿就好了。”
“长谷部先生经常这样子呢。”
“是,是吗?”
“嗯,不用担心。啊,一期哥在喊我们呢。”
“一期哥!”
“一期哥!”
“一期哥!”
粟田口家的小短腿们欢快的扑进他们的大家长怀里,可怜的长谷部依旧缩在角落消沉。
倒是后来山姥切国广路过时,好心的给他披上了被单。
山姥切:我懂你·jpg
长谷部:你什么都不懂·jpg
————————————————————
“前……前辈……”
听到了呼喊声。
“前辈,快……”
谁在喊些什么?
“请醒醒,前辈……”
我是,她口中的前辈吗?
身体很沉,动不了,到底是谁在喊我呢?
好黑,有人关灯了吗?等等,有人过来了?
在黑暗中出现了一片火红色,她望着着红光,身体却自己跑了过去。
离那艳色越来越近,她逐渐看的清楚了。红色的是火,被火染红的是房屋。一片的赤色,是燃烧的一座城。
好像有谁在那里?在一片火光中?
兵器交接的声音传来,也带来了火焰的噼啪声和逼人的热气,这幅静止画一般的场面鲜活了起来。喊着“前辈”的女声消失了,现在能听到的,是断断续续的男人的声音。
“别……快……”
“这里……”
“…………陷阱……”
不听话的身体向说话的男人跑去,她能看到这个身体举起手用指尖发射的光弹击飞一个骨架的怪物。这身体反手从背后拔出了一把刀,紧踏两步将刀尖刺入另一个怪物的咽喉。
她离那个男人越来越近,男人的武士服随着身体的摆动划出弧度,手中的刀挥动时溅出鲜血。男人转过头,她看到了他的脸。
“……”喉中滚动着,想要吐出那个熟悉的名字,她认识这个男人。
男人看着她,眼中充斥着火光与愤怒。他说:“这里不是探测到的据点,我们中计了。敌人越来越多,我们要冲出去。”
她沉默了一瞬,随即点了点头。
“那就好。”男人笑了,“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
这一定是非常重要人,她的头很疼,迫切的想要拉住他的愿望随着心跳加剧。
不行的,别走,不可以……
我知道的……
你是……
“希望去了那边据点的他们好好的,我不需要这种小状况都应付不了的队士,你也是。”男人的笑容张扬起来,“要上了,Master!”
————————————————————
审神者书房里的刀架上摆上了一把新刀,进来述职的药研发现了这点不同。审神者解释道:“这是昨天早上我要去取的刀,但是后来发生的事你也知道,所以就暂时没有让他化形了。我看了刀帖,这是古备前刀派的莺丸。”
“是,大将的考虑非常有道理。”药研说,“这是今天的述职报告,请过目。”
审神者接过了报告,药研又道:“还有一事,昨天大将在锻刀室发现的那个人,今天我为她换药之时看到的,她的伤口大部分都愈合了。”
“仅仅是一天?”审神者问。
“是,这种恢复能力,是人类能够拥有的吗?大将……”药研停了下来,眼神晦暗不明。
审神者笑了:“不,不必。暂且放着她吧,直觉告诉我她会很有意思的。”
“是,那我就告退了。”
“稍等一下,药研。这个,帮我送给「那个」。”审神者递出一个信封。
药研眸中是了然的神色,他接过了信封,审神者嘱咐着:“小心。”
“定不负所望。”
药研走后,审神者打开了述职报告。
十秒后——
“鹤丸三日月!!!你们两个又逃内番了!!!”
————————————————————
好累。
双腿非常的疼,现在只能靠着惯性跑动。她喘着气,看着那男人。男人的身上溅满了血液和尘土,想必自己身上也是吧。因为剧烈的运动嘴里已经满是腥味了,火辣辣的,讨厌的感觉。
冲出了包围圈的自己和男人正在赶往与朋友约定的集合点,自己一团乱的脑子也渐渐的清明起来。
这毫无疑问的,是自己所熟知的事。
自己是Master,那个雪山天文台——迦勒底所召集的四十八位御主适性者之一。那这个男人毫无疑问就是Servant,自己的契约伙伴。
再多想起来一点……
脑中努力回想着,她同时也看到了从前方天空中亮起来的红光。红色的,长条状的光束带着破空之声瞬间吞噬了这片大地。
她只能看着,黑发的男人一瞬间扑上来搂住自己。
“…………”
男人在自己耳边说到。
轰鸣的爆炸声夺去了自己的听力,她看着这个男人笑着,化为了灵子。
她只身一人站在这片焦土之上。
烟尘滚滚升向天空,咯啦咯啦的骨头碰撞之声由远及近。
心中逐渐升起了悲凉的怒火。
你们……!
脑海里还印着男人说过的话。
“别怕,立香,你要活下去。”
立香,藤丸立香。
记忆呼啸而至。
她咬着牙,愤怒灼烧着理智。
那个男人……土方先生要她活下去啊!

【FGO+刀剑乱舞】间隙

觉得这个系列粮好少所以自己产粮
这是第一章,如果不会坑的话大概是个中长篇(打死)
初次发文,辣鸡文笔
OOC与BUG齐飞
毫无逻辑
ALL咕哒子与咕哒子ALL无差别
咕哒子默认藤丸立香
我永远喜欢藤丸立香·jpg
可以接受的话……

审神者醒来的时候,天边泛着鱼肚白。本丸一片寂静。昨夜的宴席闹得很晚,小酌几杯的审神者并没有不适,但酣饮的刀男们还宿醉未醒。
审神者想起了昨晚临睡时向锻刀炉投放了一批材料,于是漫步走向锻刀室。
早晨的空气十分清新,带着露水气息的微风柔和,树叶轻轻摇晃,撒下微雨。审神者的唇角带笑,随和安逸。
不知道这次是哪位刀剑男士呢?
她拉开锻刀室的门,木制的拉门发出轻轻的声响,审神者闻到了异样的气息。猩咸的铁锈味夹在炭味中异常的分明。
审神者的视线下移。
熟悉的浅葱色羽织上血迹斑斑,裹着这羽织的,红色头发的孩子蜷缩着,双目紧闭。
“喂没事吧?你!”
审神者失措地去探她的鼻息,发现还有微弱气流。这个孩子奄奄一息。
知道自己没有移动她的力量,审神者激动了本丸的灵力,原本还在沉睡的刀剑男士们瞬间清醒。
主人在召唤我们!
————————————————————
“所以说,主你并不认识她?”
看着被刀男们围住的审神者,歌仙兼定问到。审神者露出了抱歉的表情。
“主,下次遇到这种事请一定要喊我长谷部!不知底细就亲自去查看实在是太危险了!”压切长谷部,这把主厨刀显得非常激动,他握紧了拳头,“我长谷部一定会为主解决任何问题!”
“大家不要这样围着大将了,大将又不是小孩子。”药研藤四郎脱下了手套,说:“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大将不知道吗?”
审神者摇了摇头:“我在锻刀室发现了她,当时只有她一个人。”
“这样啊。轻伤十二处,贯穿伤两处,大出血那么久还能活下来,真是顽强的生命力。”药研说。
“不过这个羽织……”审神者看着放在地上的染血的新選组羽织,“是哪个受到了袭击的审神者吗?”
“不,不知道。这个尺寸不是我与和泉守的。”大和守安定说。
加州清光在他之后补充了一句:“对于她来说这个尺寸的羽织太大了,一定不是她自己的。”
“……”被提名的和泉守兼定盯着那个羽织,表情复杂。
“兼先生?”堀川国广问。
“和泉守?”审神者和其他的刀男们也看向了他。
和泉守抬起了头:“这个尺寸的羽织,我不会认错的。”
他说:“这是土方先生的羽织!”
“欸?”审神者发出了疑问的单音。
“你不会认错了吧?”加州清光说。
宗三左文字不明意味的笑了:“这种事,不可能的。”
“我一定不会认错的!”和泉守兼定仿佛受到了侮辱一般,大声反驳。
“小点声!这里还有伤者!”药研藤四郎瞪着他。“你有什么证明吗?”
“……嘁。”和泉守兼定将头偏向一边,表情气愤。
“没关系,我相信兼先生!”堀川国广安抚和泉守兼定,“既然兼先生这么说那就一定没有错。”
“堀川你也太宠他了!”大和守安定说。
“能打断一下你们的话吗?”说话的是天下最美的一振,同时也是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他嘴角勾着似有似无的笑,眸中的新月有着动人的光辉,“这孩子拿着的刀,我认识。”
“是吗,那太好了。我不曾见过这把刀,也感知不到里面付丧神的气息……”审神者说着垂下了眸。刀剑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就会产生出付丧神,审神者拥有感知并唤醒刀剑付丧神的能力,而这把刀却感知不到付丧神的气息。只希望不要发生了什么悲伤的事……
审神者看着还在昏迷中的红发少女,即使失去意识,少女的手依然紧握着它。
三日月宗近看着静静躺在少女手里的刀,轻轻一叹:“我与他已经很久不见了,没想到再见是这样。”
审神者坐直了身子,静静地听着。
“我家的刀就不麻烦,嗯,三月你介绍了。”软绵绵的声音传来,身为源氏重宝之一的兄长髭切无视了来自弟弟膝丸“是三日月啊阿尼甲”的呼声,说,“我也可以为家主介绍哦。”
三日月宗近哈哈几声,说:“是呢,没有谁能比你们更知道他了。”
髭切眨了眨眼:“这是前家主,赖光大人的刀。名字是,呃,孩子切。”
“欸?!”
“不是啊阿尼甲!”膝丸痛心疾首,“是童子切安纲啊!”
“吼丸好吵啊。”
“是膝丸啊阿尼甲!!!”
————————————————————
等到这场充斥着作者无聊又鸡皮的单方面会谈告一段落,本丸的刀剑男士们终于记起了他们的工作,纷纷四散而去。审神者长舒了一口气,她身边的压切长谷部坐姿宛如教科书一般标准。
审神者看着他,突然笑了:“没关系——不用这么紧张,我在这里设了结界,如果有突发情况,我也是安全的。”
“是。”这位忠诚的刀剑男士回答到,“我是主君的近侍,自然要紧随在主君身边。”
“啊,知道了知道了。”审神者举手做出投降的姿势,“长谷部,陪我去处理公文吧。”
“是!”
审神者大步走出门外,长谷部在她身后,在长谷部拉上木门之时,审神者向里看了一眼。
红发的少女握着那把举国闻名的太刀,静静地沉睡着。
————————————————————
早上七点,审神者在处理文件。
早上八点,审神者在处理文件。
早上九点,审神者在处理文件。
到了下午四点,审神者依旧在处理文件。
“啊,真的是,就是昨天一天没有处理文件,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啊!”
除了内急出去以外,审神者的午饭是由别的刀男送来,然后长谷部端进书房的。
审神者:委屈·jpg
“没办法,这也是主君的工作啊。”长谷部端起了茶杯,“我去给您沏茶。”
“嗯。QAQ”
等到长谷部的脚步声消失,审神者拿出一张符纸写上了几句话。
童子切安纲,那个少女的刀是还未与时之政府契约,现在应该作为藏品保存在东京国立博物馆,由时之政府秘密监控的重要之物才对。作为平安时代的刀却没有付丧神,太反常了。而且,那个少女出现在她的本丸之时没有任何的动静,本丸的结界毫无入侵的痕迹。
到底……
审神者点燃了符纸。
现在一切头绪都没有,一定要冷静,不动声色的瞒过时之政府去调查。
审神者看向了窗外。
本丸依旧安宁而美丽。
————————————————————
“主君,我回来了。剩下的这些文件让我来帮您处理吧。”
“呜,太好了,长谷部你真是小天使!QAQ”
“有主君这句话,我长谷部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不会有半分犹豫!定为主君万死不辞!”
“一起加油吧,长谷部!”
“是!”